第十六章 規則的一個例外情況

股市晴雨表 時間:2019-05-26 瀏覽
 第十六章 規則的一個例外情況


 
有一條諺語說,個人的智慧來自于眾人。爭論者有時認為它不合時宜,于是稱之為華麗的總結或老生常談。法國的一位哲學家告訴我們,所有的總結都是虛假的;“包括這一個。”然而老生常談很可能是真理,即使它是陳舊的。人們常常說任何規則都有例外,但是當例外太多時,就有必要總結一條新規則了,在經濟學上尤其如此。最適合于本書目的的諺語認為,例外也能夠證實規則,這一點在可以稱為股市平均指數最大的例外情況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在根據價格運動得出任何推斷時,我們的兩種平均指數(鐵路股票和工業股票)必須相互印證。平均指數多年來的歷史明確表明,兩種平均指數是同步運動的。但是這個規則有一個例外情況,而且這個例外在本書中很有價值,因為它證實了我們所確定的規則。

 
必要的歷史知識
 
研究這個問題的一個有趣之處在于,要解釋價格運動的含義(通常只有在運動出現幾個月以后才能完全顯示出來)必須先回顧一下近代的歷史。1918年,當世界大戰大約進行了9個月之后,兩種平均指數都處于基本的牛市狀態,并在那一年年末出現了強烈的次級下跌。鐵路

股票在全年一直處于上升運動之中,隨后又出現了拋售局面,致它在1919年幾乎陷入了熊市狀態,而同期的鐵路股票保持著最強勁的上升勢頭。在作者發表本書中的系列文章時,許多人也紛紛寫文章加以攻擊,認為這個事實可以成為反對以平均指數為基礎建立的全部理論的依據。但是如果例外也可以證實規則的話,這就是其中一例。

 
請注意,平均指數所包含的工業股票和鐵路股票在本質上都是投機性的。它們的持有者經常變換,只有少數更關心本金的人是為了獲得固定收益而持有它們。如果它們不具備投機性,那么對股市晴雨表也就毫無用處了。鐵路股票之所以在1919年沒有像工業股票那樣形成牛市,是因為政府的所有權和擔保實際上使它們至少暫時失去了投機性。無論在牛市還是在熊市,它們最多只能上漲到政府擔保的預期價值的水平上。

 
受到削弱的晴雨表
 
因此在一年多時間里平均指數作為晴雨表的價值只實現了一半,實際上還不足一半,因

為工業股票的運動不能得到相應的投機性鐵路股票的運動的有效印證。從附表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時期的鐵路股票不是跟隨投機性市場而是債券市場一起運動。除了政府擔保之外它們沒有任何希望,除非有遠見的持有者能夠預見到政府所有權的極大浪費及其崩潰會導致鐵路收益能力的萎縮。從附表中還可以發現,在政府所有權存在的時期里,鐵路股票先是偶然地與投機性工業股票同向運動(原因不同,只是在實現政府擔保的認定價值),然后是下跌,最后又由于完全不同的條件促使價格回升,這一點在債券運動中表現得很突出。

 
一個重要的區別
 
在此有必要指出股票和債券的本質區別。股票是一種合伙人契約,而債券則是一種債務、一種抵押品、一種優先于股票的負債項目。股東是合伙人,而債券持有者是公司的債權人。債權人把錢借給公司用于購置固定資產,例如鐵路公

熱門文章
双色球远程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