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市場大勢

股市晴雨表 時間:2019-05-26 瀏覽
 第五章 市場大勢

在繼續討論查爾斯·H·道在《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中提出的關于股價運動的著名理論(表現為平均指數)的時,我們可以說并且必須強調指出,他有意地創造了一種科學而實用的晴雨表。請注意溫度計與晴雨表的區別。溫度計能記錄某一時刻的實際溫度,正如股票記錄器記錄實際的價格一樣,但是晴雨表的特有功能是預測。這是它的價值所在,也是道氏理論的價值所在。股票市場是我國(甚至于世界)商業的晴雨表,這個理論能告訴你如何分析它。

平均指數本身就足夠了

有充分的理由可以證明這個理論能獨自完成這項工作。華爾街一直被稱為“國家繁榮的骯臟的源泉”,而我們并不需要關心這些容易引起事端的形容詞。股票交易所中的交易規模和趨勢代表著華爾街對過去、現在和將來的全部理解,并適用于經過折算的未來。完全不必像某些統計專家們那樣,在平均指數之外增加商品價格指數、銀行結算額、外匯波動、國內和國外貿易量等其他內容。華爾街早已把這一切考慮在內,恰如其分地把它們視為用于預測未來的過去的(或者剛剛過去的)經驗。它們只不過是引起未來天氣變化的原因而已。

人們通常迷信地認為,華爾街存在著“強大的利益集團”,他們壟斷著信息并以此為自己謀取私利,專門負責調查所謂的銀行和金融業超級控制權的普約委員會即為一例。股票市場遠不是這些人所能代表的,而且華爾街的利益集團很少聯合起來行動,除非是像l如7年危機時那樣暫時聯合起來似結束一次恐慌。每個利益集團(甚至包括他們暫時結成的聯盟)在預測股票市場時都會經常犯錯誤。在H.H·羅杰斯和被視為最有權力的標準石油集團活躍的時期,我曾了解到這個集團對股票的錯誤判斷達數月甚至數年之久。亨利·H·羅杰斯在判斷大企業所面臨的商業條件方面可以算是最精明的了,但是我曾聽他本人嚴肅地說過,犯錯誤的不是他,而是股票市場和任性的公眾。

任何操縱行為都無能為力

道正確地指出,華爾街可以得到的任何微小信息都會像最明朗的信息一樣在價格運動中提前反映出來。市場不會告訴你今天的商業條件如何,它說的是幾個月以后的事。既使操縱

行為所包括的股票并非一種而是幾種,市場仍然會作出同樣的回答,操縱行為對此無能為力。操縱者只能預測他預期和希望的價值(有時是錯誤的),公眾投資者將在以后對此作出評價。在基本的熊市不可能實現旨在推動市場上揚的操縱行為。任何成功的精心策劃的操縱行為——它們的數量很少——都出現在基本的牛市時期,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市場比操縱者們看得更遠。無論華爾街還是其他各大市場的經驗都表明,操縱行為在下跌的市場中幾乎是不存在的。熊市的交易者會拿著自己的捕撈許可證,親自動手。基本的熊市運動總是以未來事件為保證的,在1917年這種例外;情況下是可怕的未來的可能性。

寫于牛市之中

1900年6月末的交易量少得可憐,四個月以后麥金利重新當選為總統,也正是從此時開始了一次長達26個月的牛市。1901年5月的恐慌使它暫時中斷,但這次由北太平洋鐵路公司股票拋售事件引發的恐慌只是一次典型的次級運動(或許比較劇烈)。也正是在這個牛市期間,道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了那些經常被本文提及的文章,因為它們包含著他的理論的主要內容。他創造出一種實用的晴雨表,并且出于個人的稟性而不斷地應用它,以驗證它是否具有可靠的預測能力。令人遺憾的是,他沒能親自在隨后12個月的熊市中檢驗它。后來出現的所有市場運動(上升或者下降)都已經證明了他的理論的價值。

熱門文章
双色球远程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