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電影中的華爾街

股市晴雨表 時間:2019-05-26 瀏覽
 第二章 電影中的華爾街

通過嚴密的分析論證,我們可以看到股市晴雨表在漫長的時間檢驗中所表現出來的真實性。我們將在道氏價格運動理論的幫助下考察基本的上升或下降運動,期間從不足一年到三年以上不等;考察它們的次級下跌或反彈運動,就像事實中所發生的那樣;還要考察重要性較小卻無時不在的日常波動。我們將會發現,所有這些運動都是以華爾街對全國商業的總體理解為基礎的;它們與道德的關系正如歲月的前進與道德的關系一樣;而且操縱股市的行為并不能使晴雨表產生實質性的偏差。


電影和情節劇

然而,從我收到的一些信件中的觀點來看,這個問題甚至是不能爭論的,因為它們宣稱華爾街自產生以來就不是清白之地。過去的歷史告訴我們,試圖指出公正的、幾乎是毫無人性的市場運動與任何地方的任何市場中不時發生的不光彩丑聞是多么的毫無關聯,至少是不那么令人感到滿意。只憑感覺行事的人與有思想的人在人數上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前者的人數如此眾多,以至于我盡管仍傾向于為股市辯解卻不得不向他們作出讓步。我立即想到了對本初子午線的辯解之詞,正如格羅弗·克利夫蘭的一句最著名的老生常談所說的那樣,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條件而非一種理論。

華爾街在公眾的心中被認為是既可怕又神奇的地方——我們不妨稱之為電影中的華爾街。英語中的電影(cinema)是我們祖父們所處時代的傳統的情節劇(melodrama)在現代的代名詞。它們的主人公驚人地相似。壞蛋和妖婦與現實生活中的情況格格不入,但是他們必須千篇一律地重復壞蛋或妖婦們應該具有的行為,以便使那些從未親眼目矚過這種人的批評家們感到滿意。多年以前,杰羅姆·K·杰羅姆曾著書介紹舞臺規則。他指出,在英國的舞臺上,只要花上3鎊6便士就會使該婚姻變為非法;當立遺囑人死亡時,其財產將歸有能力取得遺囑之人所有;如果這個富翁并未留下遺囑,其財產將落入最親近的壞蛋手中。在當時的舞臺上,律師們個個伶牙俐齒;偵探們個個手段高超,只有金融家們表現得讓人不敢恭維。

小說中的金融家

出現在屏幕上的現代金融家們——尤其是被特寫的金融家們也是如此,但這并非什么新鮮事物。我記得在20年前曾讀過一篇雜志文章,介紹了一位類似于詹姆斯·R·基思的偉大的“市場操縱者”發動的股市政變。它的插圖很棒,甚至可以說是引人人勝的。其中一幅圖油劇性地把基恩(或他的同類)綁在了聯合股票交易所大鐘的鐘擺上!這幅圖暗示他正在以巨額的股票沖擊市場,只有基恩之流才有此能力,他們也只有在當時的電影中才能辦到。文章的作者埃德溫·萊夫勒先生當時為紐約的《環球》雜志工作,在金融文章含糊不清的段落中浪費著自己的天賦,他肯定認為自己在藝術上是個失敗者,可能也會對自己的杰作贊賞不己。以下是他本人對這種操縱股市行為的描述,出現于1901年出版的一篇小說《松節油之中的裂變》:


“現在,股票操縱者們誕生了,這是自發的而非他人之功。他們的技巧極其復雜,必須
非常巧妙地操縱股票以使其看上去并未受到操。任何人都可以買賣股票,卻并非每個人都
能在賣出股票的同時使別人相信他正在買進,從而使股價不可避免地繼續上漲。這要求操縱
者具有無比的魄力和判斷力、理解股票市場的技術條件、具有非凡的獨創性和敏銳的思維能力、絕對了解人性、仔細研究賭博這個奇怪的心理現象、長期與華爾街公眾相處并熟悉美國
人民奇妙的想像力;此外還必須徹底了解所需雇傭的形形色色的經紀人,他們的能力、缺
點、個人品質以及他們的價碼。”

熱門文章
双色球远程绝杀